秋季雨濛濛

文渣(#

更文慢(#

通吃all哈,目前连载文章——
【瑞哈】梅林给的玩笑

更新至(15.5)。

等我摸熟微博怎么用,文章也会放到上面。

目前掉入YOI坑。

【尤勇】命中註定09

※OOC!OOC!OOC!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年龄操作、私设有。
勇利14岁、尤里15岁。
私设勇利同为雅科夫的学生。

※ABO有,雷者勿入。
尤里(A)×勇利(O)

久违更新(擦汗
抱歉拖久了ˊˋ

—

胜生勇利在10岁以前还是个Beta,他接受了日本政府的改造计画,成为了一个不完全的Omega,但那都是曾经了,勇利的发情期一来到,他就是个彻底的Omega了。

照理来说,他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才能复原,但是因为意外的小差错,让尤里暂时标记了勇利以后,就又不同了,透过Alpha信息素的帮助下,能让Omega好好调养自己的身体,这也算是个意外的发现。

众人听完了医生的说明,脸色都不是很好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种事情,至少需要一段时间。

「这种事应该不是合法的吧……?」

米拉皱着眉头开口询问,要是这种事是合法的,那岂不是大乱了?人体改造什么的……

「在日本这是合法的,当然有只有专门的机构才能实施这样的举动。Omega的人数要是再继续减少下去的话,就只会剩下Alpha和Beta了。」

医生推了推下滑的眼镜,他会如此清楚的原因是有些医院都会一起协助,毕竟要是再让Omega继续减少的话,人口比例将会失调。

「我想胜生君也有自己的想法,希望你们不会因为这样就远离他或是排斥他,他也很辛苦,临时标记的效用只有三个月,之后就无用了。」

医生看着盯着地面思考的尤里说道,毕竟要是连胜生君的Alpha都不理他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我知道。」

一直处于沉默的尤里点了点头,他不会因为这样就不理勇利的,绝对不会。

在病房的勇利醒来了,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洁白的天花板,交杂冷松味的信息素窜入鼻腔,但是却一点也没有刺鼻的感觉,反倒是相当好闻。

一闻到自己信息素的味道,脑中就浮现了自己挑逗尤里的画面,让勇利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弹坐起来用双手抱住了头。

啊啊啊啊啊!!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要是让尤里讨厌自己了怎么办啊啊啊啊!

勇利相当内心有些哀怨,但是却莫名的感到了一丝丝的喜悦,不为什么,只因为尤里标记了他,就算只是临时的,他也很满足。

他已经不满足于看着尤里了,他想在他身边,不要只是以朋友的身份。

其实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并不是在第二练习场,而是在某一次的大赛上,那时候和美奈子老师一起去看比赛,勇利就见过了尤里,只是尤里不知道而已。

【尤勇】命中註定09

※OOC!OOC!OOC!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年龄操作、私设有。
勇利14岁、尤里15岁。
私设勇利同为雅科夫的学生。

※ABO有,雷者勿入。
尤里(A)×勇利(O)

久违的更新(擦汗
不好意思拖久了。

—

胜生勇利在10岁以前还是个Beta,他接受了日本政府的改造计画,成为了一个不完全的Omega,但那都是曾经了,勇利的发情期一来到,他就是个彻底的Omega了。

照理来说,他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才能复原,但是因为意外的小差错,让尤里暂时标记了勇利以后,就又不同了,透过Alpha信息素的帮助下,能让Omega好好调养自己的身体,这也算是个意外的发现。

众人听完了医生的说明,脸色都不是很好看,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种事情,至少需要一段时间。

「这种事应该不是合法的吧……?」

米拉皱着眉头开口询问,要是这种事是合法的,那岂不是大乱了?人体改造什么的……

「在日本这是合法的,当然有只有专门的机构才能实施这样的举动。Omega的人数要是再继续减少下去的话,就只会剩下Alpha和Beta了。」

医生推了推下滑的眼镜,他会如此清楚的原因是有些医院都会一起协助,毕竟要是再让Omega继续减少的话,人口比例将会失调。

「我想胜生君也有自己的想法,希望你们不会因为这样就远离他或是排斥他,他也很辛苦,临时标记的效用只有三个月,之后就无用了。」

医生看着盯着地面思考的尤里说道,毕竟要是连胜生君的Alpha都不理他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我知道。」

一直处于沉默的尤里点了点头,他不会因为这样就不理勇利的,绝对不会。

在病房的勇利醒来了,他一脸茫然的看着洁白的天花板,交杂冷松味的信息素窜入鼻腔,但是却一点也没有刺鼻的感觉,反倒是相当好闻。

一闻到自己信息素的味道,脑中就浮现了自己挑逗尤里的画面,让勇利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弹坐起来用双手抱住了头。

啊啊啊啊啊!!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要是让尤里讨厌自己了怎么办啊啊啊啊!

勇利相当内心有些哀怨,但是却莫名的感到了一丝丝的喜悦,不为什么,只因为尤里标记了他,就算只是临时的,他也很满足。

他已经不满足于看着尤里了,他想在他身边,不要只是以朋友的身份。

其实他们第一次相见的时候,并不是在第二练习场,而是在某一次的大赛上,那时候和美奈子老师一起去看比赛,勇利就见过了尤里,只是尤里不知道而已。

尤勇同居三十题1~3

※因为灵感君跑掉了只好来写个三十题(・∀・)

※OOC!OOC!OOC!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尤勇/ABO(不一定每个都有)
顺带说一下,有些是小段子(´ω`)

—

1. 相擁入眠

夜晚是属于成人的时间,在属于尤里和勇利的房间内依稀能听见淫.靡的呻吟和肉体的碰撞声。

勇利双脚缠着尤里精壮的腰肢,口中不断的发出令人脸红心跳的呻吟,惹得身上的人抓着勇利的腰加快了动作,下下都顶到了深处。

接踵而来的快感让勇利很快就达到了高潮,而同时的尤里也顶入了深处把浊液射在了里头。

「呼……嗯?」

正当尤里想要低头索吻的时候,发现身下的人早已昏了过去,也是,毕竟早上已经练习到精疲力尽了,晚上还那么激烈的运动,就算是体力好的勇利也会吃不消。

尤里拔出疲软的欲望,抱着昏睡的勇利进了浴室替他清理,不然要是闹肚子了就不好了,清理好后,替勇利套上一件衬衫,抱着他回房休息。

尤里才刚躺下,勇利就无意识的往尤里怀中拱了拱,还发出了满足的呼噜,尤里伸手拨开勇利的浏海,看着勇利的睡颜,轻轻的在勇利额上落下一吻,伸手环抱住了熟睡的人儿。

「晚安了,蠢猪。」

两人就着相拥的姿势,一夜好眠。

当然之后尤里睡了一整个星期的沙发也是后话了。

2. 一同外出購物

勇利很喜欢和尤里一起出门去买东西,那总会让他觉得他们的关系更加紧密,而且,买多的时候还有人帮忙提。

「尤里奥晚餐想要吃什么呢?」

勇利看着帮忙自己推推车的尤里,不得不说尤里的生长速度实在很快,不过几年而已就已经比自己还高了。

「猪排饭。」

「尤里奥真的很喜欢吃猪排饭呢。」

「因为很好吃。」各种意义上都是。

「那晚餐就吃猪排饭吧,猫食也要买了,家里也快没了。」

出了卖场之后,两人手上都提满了袋子。

「刚好特价就不小心买太多了…抱歉,很重吧?」

勇利不好意思的看着尤里手上的袋子,下次一定要好好节制一下才行。

「不会,袋子给我。」

尤里不说分由的就拿走了勇利右手提着的袋子,把自己的袋子的挂到右手去,用空下来的左手握住了勇利的手,勇利愣愣的看着牵着的手,露出了傻笑。

「笑、笑什么啦!快走啦!」

尤里看见勇利的傻笑后,恶狠狠的说着,拉着勇利就往前走,殊不知在后头的勇利能看到尤里已经泛红的耳根。

勇利很喜欢和尤里一起去买东西,就勇利的话来说,是因为能看见尤里不同的一面。

3. 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勇利不敢看恐怖片,这是尤里在交往后发现的,看电视的时候只要转到恐怖频道就快速的转掉,看恐怖片的时候也会吓得晚上不敢一个人睡,尤里觉得其实这样的勇利有点可爱。

「所以我说…为什么要看啊…而且还选在半夜…」

勇利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膝,一脸哀怨的看着尤里把光碟放入光碟机内,他就连放光碟的片夹也不敢去看。

「这是维克多塞给我的,反正就看看。」

尤里绝不会说是想看勇利被吓哭到模样,用好了以后也坐到了沙发上,客厅也为了配合气氛而关上了电灯,唯一的光源就只有正在播映的电视,显得格外恐怖。

正片开始没多久,尤里就觉得有点无聊了,毕竟他不怎么爱看这种东西,尤里转头看向了自己身旁的勇利,勇利双手捂着脸瑟瑟发抖着,尤里伸手碰了碰他的肩膀,勇利哇的一声叫了出来,脸色相当苍白。

「抱歉…我们别看了。」

尤里看到这样的勇利感到相当心疼,不禁想揍前些时间说想看勇利吓哭的自己。他伸手环抱住勇利安抚着。

最后那部片子被尤里狠狠的砸在维克多脸上。

灵感君真是来得快得也快‥‥‥

打到一半突然发现……我忘了我后面要打什么了😭

【尤勇】命中註定08

※OOC!OOC!OOC!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年龄操作、私设有。
勇利14岁、尤里15岁。
私设勇利同为雅科夫的学生。

※ABO有,雷者勿入。
尤里(A)×勇利(O)

—

尤里从病房出来的时候碰巧遇见了前来观望的维克多。

「勇利现在怎么样?」

维克多看起来很焦急,或许这次勇利突然倒下的事情让他相当紧张吧?尤里这样想着,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不太好看的笑容。

他知道的,他知道维克多对勇利和自己的感情是一样的,虽然他不象维克多一样和勇利相处已久,但是他对勇利的感情是千真万确的,绝不输给维克多。

「还再睡,怎么?担心吗?蠢猪的恢复力很好,你也不是不知道,说不定一觉起来就没事了。」

尤里双手插在口袋,偏头看着维克多,他没有说自己暂时标记了勇利,他想之后再说,给他一个”惊喜“,届时维克多的表情会是怎样呢?真期待。

「这到也是,雅科夫还在和医生说话,我们过去吧。」

原本想进去病房内看一看的维克多听见了尤里的一番话后决定先不进去打扰勇利休息,只是……他好象从尤里身上闻到了属于勇利的信息素?

两人一前一后的回到了雅科夫和米拉身边,在雅科夫附近还有一位医生,那是负责勇利的主治医生,同为Omega。

「他情况怎么样?」

雅科夫很少叫勇利的名字,因为很容易和尤里的搞混,他们也渐渐习惯了雅科夫的叫法,勇利本人倒是没什么表示就是了。

「蠢猪还在休息——啊?干嘛!」

尤里只简短的表示,并没有多说,只是那名医生先是看了看尤里,随后大步的走向了尤里,嗅了嗅尤里身上的味道,诡异的举动让其他人一脸疑惑。

「抱歉抱歉,我对信息素的味道很敏感,想请问一下,你刚刚过去的时候是不是做了些什么?」

那位医生发觉自己的诡异举动吓到了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并且推了推下滑的眼镜,看着愣住的尤里。

尤里抿了抿唇,没有马上回话,维克多也皱起了眉头,一手抓住了尤里的肩膀,脸色凝重的问:「尤里,你做了什么?」

尤里甩开了维克多的手,把刚刚发生的事一一的说了出来,当然他略过了进去后发生的事情,只说了自己暂时标记了勇利而已,而维克多听到一半时已经象要揍尤里几拳一样。

「我是没想到速度如此之快,当然尤里先生的举动是对的,Omega在发.情期若没有Alpha来安慰的话,有可能会伤害自己。」

医生听完后点了点头,向一旁呆愣的雅科夫和米拉解释,毕竟同为Omega的医生能了解发.情期的痛苦。

「只是暂时标记也只能撑三个月,所以还是让胜生君找个Alpha永久标记他比较好……当然如果他不要我们医院这边也有另类的辅助方式,毕竟胜生君和一般Omega不同。」

医生思考了一下,后面再度补上了几句:「方法一定有,不是摘除腺体,不然就是注射Alpha信息素,让身体以为标记了,当然这方法并不持久。」

「等等……你说和一般Omega不同是什么意思?」

维克多象是抓到了什么重点,Omega难道还有分别吗?听见了维克多的问话,那医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环顾着其他人的脸,最后象是确定了一样。

「你们难道不知道胜生君以前是个Beta吗?」

要段考了……灵感君就源源不绝的来!!!

这样我要怎么看书(¯―¯٥)

打到后面脑袋有点不清楚自己在打什么了……(缩墙角

【尤勇】命中註定07(再次重发)

※OOC!OOC!OOC!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年龄操作、私设有。

勇利14岁、尤里15岁。

私设勇利同为雅科夫的学生。

※ABO有,雷者勿入。

尤里(A)×勇利(O)

心已死qwq第二次了(´-﹏-`;)

章节撷取—
一开始是先尝试般的轻吻,见勇利没有反抗的意思,尤里才又更进一步的深吻,滑溜的舌探入口腔,一一舔过后才纠缠住勇利的小舌吸吮着,直到勇利喘不过气的推搡着尤里的胸膛后才被放开。

尤里舔了舔唇,看着喘着粗气的勇利,尤里还抱有一丝的理智,勇利还未成年啊,正当尤里脑内正天人交战的时候,勇利快速的起身推到了尤里。

简书→http://www.jianshu.com/p/7b0eff07fd5b

【尤勇】命中註定06

※OOC!OOC!OOC!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年龄操作、私设有。
勇利14岁、尤里15岁。
私设勇利同为雅科夫的学生。
※ABO有,雷者勿入。
尤里(A)×勇利(O)

距离大奖赛剩没几天了,维克多和尤里几乎是加紧的练习,勇利也没好意思出打扰他们,只能独自的自己练习,在这段期间内勇利几乎和雅科夫的学生的熟识了,他们都和勇利分享了不少尤里和维克多的事,让勇利对两人有更进一步的了解。

「勇利喜欢维克多吗?」

米拉靠在围栏边,笑咪咪的看着勇利,勇利愣了愣,随后摇了摇头,对维克多并没有那种感觉,只有崇拜而已,那个男人太过耀眼了,耀眼到令人害怕。

「喜欢什么的…维克多只是我崇拜的前辈。」

米拉听见了勇利的回答,暗自的替维克多感到惋惜,但是那个男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毕竟还不到标记时刻不能放弃啊。

「那尤里呢?」

勇利没有回话,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尤里,对尤里有什么样的感觉,米拉看着沉思的勇利,不禁伸手摸了摸勇利柔顺的黑发。

「不知道的话就别想了,勇利总有一天会找到答案的。」

有时候事情来的很突然,和米拉说完话后勇利就去练习了,练习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的信息素无法控制的蔓延着,和平常不同,不是平常那种淡淡的花香,而是相当浓郁的。

勇利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全身都在发热,什么情况……?勇利依稀能听见雅科夫和其他人的喊声,但是声音听起来很远,自己明明离他们不远的。

勇利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向下流去,渴望着人来抚摸自己,甚至更进一步的侵犯自己,双脚发软,勇利跪在了冰面上,汗水顺着脸颊滑至下巴滴在了冰上,冰冷的感觉传过了运动裤传到勇利身上,但却无法消解那燥热。

这就是发情期吗……?他要完全的变成了Omega?

勇利已经无法保持理智,他最后听见了维克多和尤里的声音,陷入了昏迷。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了。

短短的一更(´・ω・`)

勇利正式成为Omega啦——

下张会有一点私设,在这里先行预告一下。

尤里的信息素决定用冷松了ʕ•̀ω•́ʔ✧

对了……弱弱的问一下 之后如果出现开车剧情不知道有没有太太想要拿去写的……!(つд⊂)

【尤勇】命中註定05

※OOC!OOC!OOC!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年龄操作、私设有。
勇利14岁、尤里15岁。
私设勇利同为雅科夫的学生。
※ABO有,雷者勿入。
尤里(A)×勇利(O)

爱即Eros,性爱之爱。

让一个未经人事还未成年的勇利来诠释这首曲子,雅科夫曾经觉得维克多是不是搞错了?这让維克多自己来诠释还比较实在吧?

可是当勇利开始跳这首曲子的时候,雅科夫不得不承认维克多的做法。

淡淡的樱花香气飘散在滑冰场上,似有似无的勾引着众Alpha的心思,一下一下的撩拨着众人的心头,原本正在练习的人通通停下来看勇利的表演。

「如何?成效不错吧?虽然我觉得勇利比较适合Agape,但是我想让勇利尝试一下不同的。」

维克多笑着搭上了雅科夫的肩膀,看着场中正在做联合跳跃的勇利,要不是想到克里斯的话,维克多可能真的让勇利跳Agape了,而雅科夫没有多说甚么,只是点了点头,默许了维克多的做法。

一曲终了,勇利脸颊泛红的喘着气,一脸疑惑的看着其他看着他发呆的人,滑到了场边,维克多笑容满面的看着勇利。

「这样没问题吗?」
勇利担忧的问着,毕竟把信息素散出来是维克多的意思,但是看着众人的样子让勇利有点害怕,毕竟Omega的信息素是最好的催情剂,很容易让Alpha丧失理智。

「没问题没问题,勇利就放心吧,这里还有我和雅科夫在呢。」维克多笑着说道,充满侵略性的信息素袭卷众人,就象迎头给他们浇了一盆冷水一样,众人赶紧在雅科夫开骂的时候回去练习。

勇利也因为维克多的信息素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因为平时维克多在靠近他的时候总是特意压抑着信息素,所以勇利并不清楚维克多的信息素是如此的富有侵略性,虽然Alpha的信息素几乎都是如此…

「小猪猪就安心吧,有什么问题就先问雅科夫。」

维克多拍了拍勇利的头,随后就先离开了。

「对了,尤里好象没有来练习呢?」

勇利突然想到今天还未看见那金髮身影,微微歪头望着雅科夫,本来也想让尤里看看自己的表演,结果人不在呢……

「他在第二练习场,他说想要个安静的环境自己练习。」

雅科夫想起今早尤里向自己提出要自己练习时,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自从勇利一起练习后,尤里总是没办法专心,毕竟是年轻人嘛,喜欢这种事难免都有。

「噢…我知道了。」

勇利有些失落的点了点头,乖乖的继续去练习了。

维克多急匆匆的走向厕所,将门锁上,走到洗手台旁用冷水泼了泼自己的脸,试图将体内那股烧热平复。

「哈哈…没想到Omega的杀伤力如此之大」

维克多抬头看着镜中有点狼狈的自己,那是借口,并不是每个Omega都能让他这样的。

他叹了口气,抓了抓自己的浏海,那孩子的一颦一笑无不在牵引着自己的心,他从那孩子身上看见了自己所没有的东西,但是那孩子似乎只把自己当作一个尊敬的长辈,那孩子眼里还有其他的人,但他似乎毫无自觉。

「明明是我最先接触到勇利啊。」

喜欢一个人并没有先后顺序,只是感觉对了就是了,这点维克多自己也很清楚。

这份感情就随着时间淡忘吧,如果他做得到的话。

这篇是维→勇的单箭头,因为只有一点点,所以就不打tag了。

勇利还没有发觉自己的心情,但是旁人已经看出来了,连尤里自己本身也知道自己的感情。

然后关于尤里的信息素我想让大家替我决定XD

维克多暂定是伏特加(´ω`)
当然如果有更好的意见可以留言给我!

然后克里斯是Omega唷ʕ•̀ω•́ʔ✧

【尤勇】命中註定04

※OOC!OOC!OOC!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年龄操作、私设有。
勇利14岁、尤里15岁。
私设勇利同为雅科夫的学生。
※ABO有,雷者勿入。
尤里(A)×勇利(O)

勇利作为一个Omega有着一些奇怪的地方。

例如好的不得了的体力、淡到不仔细闻就闻不出来的信息素。

在尤里的记忆中Omega的信息素几乎都是很浓郁的,尤其是在发情期的时候更甚。

他一手撑着头,看着在场中放空做练习的勇利,勇利总是会在心烦的时候做练习,那总能让他心情好上许多,这是尤里自己发现的,勇利目前正为了找不到感觉而烦恼呢。

「呐,雅科夫,为什么炸猪排盖饭的信息素那么淡啊?」

炸猪排盖饭是自从尤里吃过勇利做的猪排盖饭后取得绰号,不过勇利本人倒也没什么排斥的意思,就这样定下来了。

「我也不清楚,从他前教练手中带过来的时候就这样了,切雷斯蒂诺也没多说什么。」

雅科夫望着场中的勇利,他自己也很好奇这点,做为一个教练,如果连自己学生的身体情况都不清楚的话,那可是失职了。

「………」

这是要他自己去找的意思吗?尤里闷闷的心想,做为唯一能得知勇利消息的雅科夫也不清楚的话,那他该去问谁好?

勇利被雅科夫分配在一间公寓,一房一厅还有厨房,倒是够勇利一个人生活了,毕竟雅科夫门下只有他一个Omega,他也乐得不用和其他人一起睡。

勇利推开了浴室门,湿淋淋的黑发还淌着水珠,但是主人貌似没有意思想要擦干,随手拿个毛巾盖在头上后,就走到床边坐下,拿起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拨了通电话给远在日本的老师。

「啊—美奈子老师?我在这里过得很好…抱歉,都没什么回去,家里的状况还好吗?我也很想他们……还有那个…我的药吃完了。」

勇利望向放在床头柜上已经空空如也的罐子,那是他已经吃了很久的药,一直都是由美奈子老师给他的,据说只对Omega有效。

「我知道了、大家都对我很好,所以老师就没别担心啦,那我就等老师寄来,嗯……再见。」

勇利叹了口气,将电话挂掉,直直的朝床上躺去,也不管头发干不干了,他望着洁白的天花板,大大的叹了口气。

其实他并不是个完全的Omega,他原本是个Beta,这是个不可告人的改造计画,因为Omega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再继续下去Omega将会灭绝,日本政府才不得已实施了这个计画,虽然违法,但是这也没有办法。

勇利正好是计画中,体质合适的,除了他以外还有好几万人,他还不是完全的Omega,要经历初期的发.情期才是完全,但是从这个计画开始已经四年了,勇利的第一次发.情期一直都没有发生,只好靠药物来控制信息素,虽然美奈子老师也提过,说不定遇见了自己喜欢的Alpha就能促使发.情期来到,一想到Alpha勇利脑中就浮现了有着一头灿烂金髮的尤里…

「呃、等等、我在想什么啊!!!」

勇利愣了愣,晃了晃头,想把这乱糟糟的想法甩出脑袋。

但是……如果是尤里的话或许……还不错?

正当勇利这样想的时候,他没发觉到自己越发浓郁的信息素。

新年快乐——♡

新年第一更!其实原本应该要在去年发的www
不过心情有点糟糕,结果就没打文了www

原本没想到改造这东西,不过突然灵光一闪就加进去了,希望不会妨碍到后面的剧情www(想到就做的家伙#

【尤勇】命中註定03

※OOC!OOC!OOC!
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次。
※年龄操作、私设有。
勇利14岁、尤里15岁。
私设勇利同为雅科夫的学生。
※ABO有,雷者勿入。
尤里(A)×勇利(O)

尤里有好几天没有去找勇利了。

因为比赛已经临近,尤里再怎么样也不能翘掉练习,他想要拿到金牌!让维克多给自己编舞,他也想拿着金牌向勇利分享胜利的喜悦,他已经能想象到勇利笑着向他说「尤里你好厉害」的模样了。

抱持这个想法,尤里就更加勤奋的练习,连雅科夫都疑惑为什么老师翘掉练习的家伙怎么突然变得勤奋了?

当然看见尤里开始认真练习,雅科夫也是蛮高兴的,不过不知道勇利那边怎么样了?

上次见到尤里好象是五天前的事情了?不知道尤里怎么样了……

勇利分心时,他正好在跳后外点冰三周跳,结果一个没注意华丽丽的摔倒了。

「勇利在想事情是跳跃总是会失败呢~」

在一旁观看的维克多笑笑的望着爬起来的勇利,经过几天的相处,维克多也稍微了解了勇利的习惯,光是想事情就会导致跳跃失败这点相当不好呢。

「抱、抱歉……一不小心分心了…」

勇利摸着撞疼的鼻子,皱着脸滑到了围栏边。

「嘛、今天就先这样吧?小猪猪在分心也没办法练习呢~」

维克多笑着戳了戳勇利的额头,状态不好的勇利他可不想看见呢。

「对不起…」
勇利扁了扁嘴,感觉就象要哭出来一样,维克多愣了愣,赶紧安抚他,毕竟他最见不得人哭了,也不擅长应付哭泣的人。

「对了,小猪猪想不想去第一练习场看看?虽然雅科夫应该会不准,不过就一下子应该没关系。」

维克多提议,毕竟勇利除了第二练习场以外几乎没去过他们Alpha主要的练习场,让他看一下应该不为过吧?

「可以吗?可以过去吗!」

勇利一听见能去第一练习场,脸上满满的都是期待,毕竟第一练习场内主要的都是正牌选手,一定能看到许多跳跃的动作。

「可以呀,走吧!」

维克多向勇利招了招手,带着勇利前往尤里所在的第一练习场。

来到第一练习场,雅科夫马上就注意到维克多和勇利,连忙走到两人面前。

「维恰!你怎么把勇利带过来了!」

雅科夫气呼呼的说道,生气维克多怎么擅自把人带了过来,这样让勇利在那边单独练习不就没有用了吗?

「雅科夫别那么生气嘛,你不觉得小猪猪一个人待在那很可怜吗?他还只是个孩子。」虽然明年就能参加成人组比赛了……

「你……算了,勇利过来,让大家认识认识。」
雅科夫叹了口气,朝勇利招招手,准备带去给大家认识,既然都带来了还有什么办法?

「停下练习!我介绍个人给你们认识,之后就要好好相处。」
雅科夫朝着还在练习的学生们喊着,尤里也停下了练习,转头看向雅科夫的时候注意到了他身边的勇利。

「雅科夫,这孩子是哪里来的啊?而且…还是个Omega?」
米拉凑了过来,好奇的看着躲在雅科夫身后的勇利,那淡淡的樱花味让身为Alpha的米拉马上就知道是个Omega。

「这孩子是胜生勇利,明年会一起参加成人组的比赛,之前没有露面的原因是因为还在做调养。」

「他也叫Yuri啊?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呢。要是以后没找到心仪的Alpha不妨让姊姊来怎么样?」
米拉掩嘴笑着,这孩子可真是可爱。

「喂!老太婆!你是有多饑渴啊?」尤里皺起了眉頭,不悅的喊道,再怎樣也輪不到妳!尤里愤愤的心想,米拉皮笑肉不笑的捏住尤里的脸。

「尤里?我才大你三岁喔?」

勇利默默的看着米拉和尤里的互动,嘴角不禁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微笑。

啊啊…以后我也能在如此欢乐的地方待下去,和大家成为朋友,和尤里一起练习。

光是想着,就觉得高兴啊。

结果雅科夫想(划掉)金屋藏娇(划掉)的想法被维恰给打破了w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