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雨濛濛

文渣(#

更文慢(#

等我摸熟微博怎么用,文章也会放到上面。

目前掉入英雄坑(#

《歐出》失去你的那天03

*OOC!
*還沒決定HE或BE
*黑久出沒!
*CP歐出!!!
*私設—綠谷和歐叔一起住。
團寵出久,各種意義上都是(在敵聯盟也是。

———

一天接著一天,藥劑施打的越來越多,綠谷也漸漸的越來越聽從死柄木的話,漸漸開始……綠谷出久已經完完全全的被洗腦了。

“弔先生,今天要做甚麼?”

綠谷安份的坐在死柄木懷中,原本像綠寶石般的眼眸,如今變得暗沉,成了墨綠般的顏色。綠谷出久已經完完全全的變成了敵聯盟的人。

“我們要去雄英。見見你的師傅和同學們。”
“我的師傅?我不是只有老師和弔先生跟敵聯盟的大家嗎?”

死柄木露出一抹笑容,對於綠谷的疑惑相當滿意,他曾帶著綠谷去見過AFO,老師替綠谷竄改了他的記憶,將歐爾麥特和綠谷記憶中對他來說重要的人通通都抹消了,也給了綠谷新的個性,教他如何將OFA能100%的發揮和新個性的使用,現在的綠谷已經完完全全的重生了。

今天的雄英高校,因為敵聯盟發出了戰帖,所以讓學生們都待在宿舍,而外頭都有老師們駐守。而相澤和歐爾麥特駐守在1-A的宿舍前面。

“你說,他們真的會過來嗎?”

相澤看著一旁警戒的歐爾麥特,不禁開口問道,畢竟敵聯盟再怎麼大膽,也不可能真的過來吧?除非……他們確保對他們有利。

“會來的,相澤君。我很確定他們會來。”

歐爾麥特沒有看向相澤消太,而且直直的瞪著前方,彷彿哪裡有什麼一樣。看著這樣的歐爾麥特,相澤也不好再說什麼,他也很清楚綠谷出久的重要性,而且在怎麼說,那也是自己的學生。

此時在宿舍內1-A的學生,也是坐立不安,因為這次的戰帖也是要他們好好看著,看看他們老師怎麼被打倒的挫敗模樣。

而爆豪沒有參與在他們的談話中,而是站在落地窗前,看著兩位老師的背影,不禁想起了合宿那天的情形。那個淺藍頭髮的男人抓著綠谷纖細的頸項,緩緩的退入黑霧中,那時的綠谷已經失去意識了,連反抗的機會也沒有。

爆豪頭一次看到綠谷變成這樣,明明非常倔強,從來都不會放棄的人,如今卻敗在敵人手中,真的是太可笑了,為了救人賠上了自己,這樣真的值得嗎?

“……嗯?”

爆豪好像看到了一點黑黑的東西,看起來像是……霧氣。
是的,是敵聯盟的傳送門!!
爆豪握緊拳頭,沒想到他們還真的來了。

就如同爆豪所看到的,一大片黑色的霧氣出現在了宿舍前,就離兩位老師沒有多遠。

率先出來的是一頭頭腦袋外露,身體強壯的腦無,但讓他們驚訝的不是那些腦無,而且坐在腦無肩上,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的人……

——那是已經失蹤三個月的綠谷出久。

“綠谷少年!!”

歐爾麥特也注意到了那個人,但是他沒有莽撞的衝上去,因為他發現了不尋常的地方。綠谷出久身上纏繞著OFA的電光,而且看起來就是50%以上的力量。

“唔……?我認識你嗎?”

綠谷一臉疑惑的看著歐爾麥特,為什麼他一臉著急,他認識自己嗎?而死柄木則是拍了拍綠谷的背,示意他從腦無身上下來。

“出久,別理他。他是你接下來要打倒的人”

死柄木看著從腦無身上跳下來的綠谷,隨後又將視線轉向了歐爾麥特,不得又滋生出了一絲的優越感。看啊,你心愛的弟子,已經不認識你了,而且接下來就要打倒你呢。

“我知道了,既然是弔先生的敵人。那我會全力以赴的。”

綠谷出久點了點頭,身上的電光更加明亮了,那墨綠的眼眸死死盯著眼前的歐爾麥特,感覺就是想在歐爾麥特身上戳穿一個洞一樣。

“死柄木弔,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那彷彿像在看敵人般的眼神,讓歐爾麥特幾乎快喘不過氣,他恨、恨自己無能,要是哪天能在綠谷身邊,也不會演變成這樣的場面。

“我的目的?咯咯……當然是摧毀你,不管是身體或是心靈。我都要一一打破。”

死柄木攬過了身旁的綠谷出久,低頭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些什麼,隨後就退開了。輕輕的說了聲去吧。就退到黑霧裡頭,似乎還有甚麼地方要去。

“那麼,和平的象徵。和我打一場吧。”

綠谷出久拉了拉手上的手套,露出了天真無邪的笑容,要不是他眼神沒有笑意,歐爾麥特幾乎會以為是以往的綠谷出久了,可不一樣了,他現在是敵聯盟的綠谷出久。

相澤消太也在後頭抵擋成群的腦無,就連來協助的其他導師也只能努力去抵擋腦無們,根本無暇去管歐爾麥特這邊的情況。

“綠谷少年……我會把你拉回我們這邊的。”

把你拉回我身邊。
我會彌補我的錯,所以……快點回來吧。

《歐出》失去你的那天02

*OOC!
*還沒決定HE或BE
*黑久出沒!
*CP歐出!!!
*私設—綠谷和歐叔一起住。
團寵出久,各種意義上都是(在敵聯盟也是。
*這章些微死出。

———

死柄木很滿意眼前的『作品』。

昨天還在死命地坑的人,如今乖巧的坐在椅上不鬧也不吵了,還百依百順。

不得不說,藥劑實在是非常有用,雖然還在實驗中,副作用也有些麻煩,可是只要照事件施打,就能讓人變成完全的傀儡。

死柄木像綠谷勾了勾手指,綠谷出久也乖乖的走向了死柄木,被死柄木拉到了自己的腿上坐著。

“吶,黑霧。你說說要是歐爾麥特看到自己的弟子變成這樣會有什麼反應?看到他可愛的弟子在男人身下承歡會有什麼想法呢?”

死柄木用一指挑起了綠谷的下巴,稚嫩的臉龐看久了,也會讓人有想入非非的念頭,他也不禁想到昨晚給綠谷打完藥劑之後的副作用,看著那張小臉佈滿淚痕,在他身下求饒時,心中只有滿滿的優越感。

原本是想著利用完就可以殺掉的,但是死柄木改變主意了。

“老師,我可以留下他嗎?”

死柄木知道螢幕那頭的人在,而黑霧則是聽到死柄木的發言後嘆了口氣,麻煩……又增加了。不過AFO明明就有能直接洗腦的個性,可為什麼他不用?

黑霧覺得自己腦中蹦出了一個相當白癡的問題,因為AFO一定是想訓練弟子阿。

“弔,你希望怎麼做,就去做吧。到真的沒辦法的時候,有我在。”

AFO的聲音從螢幕傳了出來,不過也很少有東西能讓弔那麼執著,也許這是好事,也有可能是壞事。因為要是『玩具』被奪走了,孩子可是會生氣的吧?

得到認可後,死柄木決定弄個視頻氣一氣歐爾麥特,也是正式和歐爾麥特下戰帖。
畢竟昨晚從綠谷口中聽聞了不少的事情,也包括了歐爾麥特的事情,只要有綠谷在,一切就都沒問題了。

視頻送到歐爾麥特手上不用半天,死柄木已經開始期待歐爾麥特的反應,變本加厲的想著也許多拍幾張他小徒弟的香豔照送過去好像也不錯。

死柄木低頭看著趴在自己腳邊,乖順的綠谷出久,一手掩著臉笑了出來,他終於在歐爾麥特受傷奪走一個東西了,接下來就是要奪走英雄們的信任了。

要是人們發現曾經雄英的學生加入了敵人,為敵人效勞,那該是有多麼可笑的一件事?

要是人們發現這個學生還是歐爾麥特的弟子,還整整失蹤三個月,會有什麼想法呢?

一定,一定會很失望的吧。

死柄木還是頭一次覺得自己總算能得到一些東西了。
從綠谷出久身上得到一些……自己一直期待的東西。

——當然還有意想不到好處。

被衣物遮住的地方通通都有自己『調教』過後的痕跡,雖然也想在衣物遮不到的地方留下痕跡,可是之後綠谷出久還有出現在人們面前呢,太早破梗可是不好的。

《歐出》失去你的那天01

*OOC!
*還沒決定HE或BE
*黑久出沒!
*CP歐出!!!
*取名障礙,之後想到更好的會改。
*私設—綠谷和歐叔一起住。
團寵出久,各種意義上都是(在敵聯盟也是。

———

「要是那天我在你身邊,你是不是就不會遭遇危險了。」——歐爾麥特。

綠谷出久是被冷醒的。
睜開眼,依舊是簡陋的房間,僅僅只有一張床和馬桶,左腳踝上也被扣著鐵環,而上頭連接著鎖鏈將他鎖死在床角上。

狹小的空間內沒有窗戶,也無法得知外頭的消息,無法分辨自己到底待了幾天,也許離合宿已經快一個月左右了,但綠谷出久也不敢肯定,畢竟他已經沒辦法分辨時間了,究竟過了多久他也不知道。

咔嚓——

厚重的鐵門被打開了,綠谷馬上從床上坐起,警戒的盯著進來的人。

死柄木弔。

“小英雄,考慮得怎麼樣?要不要乖乖就範了?”
“別想。我到死都不會加入你們。”

死柄木臉上沒有帶著那隻手,讓綠出久谷能清楚的看清他的表情。他很生氣,死柄木很生氣。可是他並沒有表示在臉上,但是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他還是不能接受。

“小英雄,你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啊。”

當然,綠谷是不會聽進去的。
他索性躺下背對死柄木,但卻沒有看到死柄木在他背過身後,露出的那抹不懷好意的笑容,也沒看到死柄木從口袋中拿出的一劑針筒。

歐爾麥特很著急,綠谷出久已經失蹤快三個月了。

他不斷的四處尋找、然後落空,來來回回好幾次,卻也都沒有放棄。因為回到了空蕩蕩的房屋內,看到的是和綠谷一起生活的點滴,他就沒辦法定下心來。

雄英1-A也是死氣沉沉,合宿事件帶給他們太大的衝擊,同學被敵人帶走甚至音訊不明,雖然相澤給他們打了好幾次都強心劑,可依舊無法。

畢竟綠谷出久也算是班上的核心人物了,除了爆豪以外,和大家都是很親密的,在大家心中也有一定的地位,他的勇氣再大家心中也是被肯定的。

但是,就是他的勇氣,才讓他掉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

當時,綠谷為了救人,而導致自己的落敗。
當時,歐爾麥特要是能堅持理念跟著去,也許還能帶回綠谷出久。

世界上沒有後悔藥,板上釘釘的事也不會改變。
只有祈禱亦或是放棄。

但是,在歐爾麥特的心裡沒有放棄兩個字。

就算要他死,他也會找回綠谷出久,因為他已經不是普通的徒弟了,綠谷出久早已不只是徒弟了,對歐爾麥特來說……

———是重要之人。

———

嗯…努力生出來了XDD
感覺寫的有點奇怪……結局也還不確定,要等寫到一半才有辦法確定。

《心出》未定03

*微爆出,之後就是心出。
*OOC確定(#
*ABO設定。
心、爆Alpha,綠谷Omega
*綠谷有個性,但沒進英雄科,進的是普通科。
沒有和歐爾麥特相遇。

——

過了幾天,綠谷出久都安穩的度過了。

他也沒有和心操再說過話,爆豪也沒有再來找茬,只是偶爾能在食堂看見A班的人,綠谷也會下意識的去尋找爆豪。這並不難,爆豪總是和一些特徵顯眼的人在一起,所以綠谷每次都沒有花太多時間去尋找。

可綠谷從來沒有在食堂吃過飯,他總是點好自己要的,到其他地方去吃,因為Alpha太多了,為了避免因為信息素而引起自己的發情期,這樣只會給週遭的人造成麻煩,所以綠谷很識相的拿著飯到了外頭去吃。

然而今天,綠谷出久面對了自己完全沒有料想到的事情,他進入發情期了。以前的發情期都是在靠抑制劑來控制,但是來的那麼突如其來,讓綠谷毫無防備。

綠谷壓抑著湧上來的燥熱,蹲下身躲到了矮灌木叢後,他腦中還有一點理智,可雙腳卻不自覺的並起不斷的摩擦,濃郁的花香周旋在綠谷身邊,要是現在經過一個Alpha的話,綠谷絕對會被就地辦理的。

“唔……好熱——怎麼辦……”

綠谷總覺得自己快要喪失理智了,手也不自覺的摸向了撐起高高帳篷的下身,隔著褲子撫摸也只是隔靴搔癢,起不了任何作用,只加深了綠谷的空虛感。

怎麼辦…好熱…好想要有什麼插進來…

綠谷堅持著最後一絲的理智,就在這時矮灌木發出了颯颯的聲音,像是有人走動時去摩擦到樹葉的聲音,隨後有一道影子擋住了綠谷,而綠谷已經分不清楚到底是誰了,只知道那個人彎腰將他抱了起來。

綠谷手緊緊攀著那人的背,頭也靠在了那人的頸邊,綠谷從那人身上聞到了淡淡的酒味,很熟悉感覺在哪裡聞過,但卻又很陌生。那人微涼的體溫讓綠谷感到一些安慰,不自覺的渴求更多,變本加厲的蹭著那人的頸窩。

“唔——小、小勝……”

綠谷不自覺的哼出聲,但是那人沒有回答他,僅僅只是在綠谷的額上落下了一個輕輕的吻。

綠谷再次醒來,卻發現自己在保健室裡。

“阿啦—你醒來了。”

治癒女郎發現綠谷醒來後,走到了病床邊,也順手倒了一杯水遞給綠谷,綠谷也順勢接下了,環顧了一下保健室,除了他和治癒女郎,沒有其他人了。

“你也真是,稍微記一下自己的發情期啊。要是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該怎麼辦?”

治癒女郎有些生氣的那個枴杖敲了敲綠谷的頭,她剛剛忙到一半就看見一位同學急急忙忙的帶著綠谷進來,濃郁的花香傳來,她一下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對、對不起……因為抑制劑剛好用完了…”

綠谷愧疚的低下頭,無辜的樣子讓人看了有些不捨,治癒女郎看他這樣,也不好在責罵,人沒事就好。

“我幫你打了一針抑制劑,等等要走了在給你備份的。千萬、千萬不可以在亂來,不然抑制劑會沒效的!”

治癒女郎嚴肅的說道,畢竟在校內也不能分發太過強烈的藥劑,這樣對學生的身體健康不好,況且對腺體也會有影響,所以只能要綠谷自己控制。

“我知道了。對了…可以請問一下是誰帶我來的嗎?”
“抱歉呢,這我不能說。那個同學希望我能幫忙保密。”
“啊啊—好吧…”

綠谷有些失落,畢竟在失去意識前,那個信息素的味道很熟悉,自己好像在哪聞過,可是又想不起來。而且……那個人吻了自己……的額頭。

不過這也足以讓綠谷羞紅了臉。

要是能知道是誰,一定要好好的跟那個人道謝才行。

———
這應該不用說,大家也能猜到是誰吧wwwww

《心出》未定02

*微爆出,之後就是心出。
*OOC確定(#
*ABO設定。
心、爆Alpha,綠谷Omega
*綠谷有個性,但沒進英雄科,進的是普通科。
沒有和歐爾麥特相遇。

——

進到教室後,綠谷挑了一個最不起眼的位子坐下。

雖然下定決心想和班上的人和平友善的相處,但…他們都已經一群一群的了,似乎在容不下自己。
而且早自己一步進來的心操同學好像也是一開始就有認識的人,早就和同學開始相處了。

啊啊——到底該怎麼做才能交到朋友?

綠谷出久整個人像是洩了氣的球,趴在了桌上,視線環顧這班上和樂融融的同學們,感覺自己就是格格不入,感到有些哀傷。

而且,就算是普通科Alpha也是異常的多啊。
綠谷這樣想著,伸手摸了摸藏在衣領底下,那黑色的頸環。

雄英一直都是有著完善配備,避免Alpha突然的發情導致Omega被標記,校方分發了能阻擋信息素和避免被咬的頸環。

心操注意到了坐在角落的綠谷,總感覺綠谷身上好像有什麼秘密一樣,看著他苦惱的抓頭、坐起身,然後又趴下,反反覆覆、來來回回幾次後,他最終還是趴了。

看到這樣有趣的畫面,心操不禁覺得有點好笑,或許過去搭話看看也不錯?正當他準備起來走向綠谷的時候,教室的門被大力的拉開,伴隨著一聲怒吼,嚇到了在角落的綠谷,也同時吸引了整個班級的人,心操也轉頭看向那個發出怒吼的人。

“廢久———!!!”
“咿———!小、小勝!”

爆豪勝己看到了在角落受到驚嚇的綠谷,手掌中劈裡啪啦的火花伴隨著一絲煙味瀰漫了這個教室,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那個人很生氣,而讓他生氣的對象無疑不是那個乖乖在位子上的人。

“哈!你這個廢物還真考上了雄英?自不量力的傢伙,難道你還沒放棄那根本不可能實現的夢想嗎?啊?給我出來,老子教教你什麼叫現實,無個性的廢物就不該進來。”

爆豪勝己壓根不管教室裡視線,看起來就是要將綠谷出久碎屍萬段一樣。

刺耳的語言,一下一下的重擊綠谷出久的心靈,他想回擊、想反抗,也想讓爆豪知道他能做到,一定會做到,可是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來。

小勝太強了,在入學考試中也是以第一名的完美分數進了英雄科,綠谷出久很清楚自己的底線,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想去努力、去嘗試,想把不可能的命運改變為可能。

心操看著爆豪勝己將綠谷出久拉了起來,綠谷出久卻一點也沒有反抗,誰會去反抗一個個性強大的人?更別提那個人還是個Alpha了,但是心操看到了綠谷那沒有屈服的眼神,好像還帶有一點水霧?看起來像是勉強自己不能哭出來。看到這,心操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喂,你沒看到他很害怕嗎?”
“啊?干你——”
爆豪正想回嘴,話說到一半,卻無法動彈了。

“唉,把他放開。”
心操嘆了口氣,他實在很不想那麼快就暴露自己的個性,但是看著被自己個性洗腦,不能動彈的爆豪,他心中還是有些優越感。

綠谷出久原本已經做好挨打的準備,誰知道心操話一出,沒有想像中的灼熱迎上來,而是將他放了下來,讓綠谷不禁鬆了一口氣,雖然入學考試的時候就大約有聽說心操的能力,只是沒想到那麼有用。

“現在,給我出去。回到你自己的班上”

爆豪勝己就這樣乖乖的照著心操的話走了出去,即便他在心中謾罵好幾次,但是無奈也罵不出口。
教室裡的學生就這樣目送爆豪勝己離開了教室,在門被關上的時候,學生紛紛爆出了一陣歡呼。

心操則是在同學圍上來之前,趕緊將愣在原地的綠谷給拉了出去,綠谷還一臉茫然,就這樣呆呆的被拉了出去。

“心、心操同學,謝謝你!”

綠谷被拉出來後,才回過了神,趕緊向心操道謝,畢竟之前可都沒有人對自己伸出援手,如今有人對他伸出援手,對綠谷來說還真的是非常開心。

“不、不用謝,在怎麼說我們也是同學。”
“心操同學幫助我,我真的很開心。以前都沒有人敢違背小勝,所以受到幫助…我也是頭一遭。”

心操看著頭垂的低低的綠谷,不知道為什麼心中湧出一股不捨,也許是Alpha天生的保護欲吧?但是眼尖的心操,卻看見了…因為低下頭而從衣領中露出來的頸環。但是心操看著依舊低著頭的綠谷,就沒有想提問的意思,畢竟過多的去挖掘別人的隱私還是不好的。

“這樣問可能有點不好,那個人……爆豪勝己和你很熟嗎?”
“啊啊…小勝啊。他是我的幼馴染,只是不太喜歡我。”

也許是討厭吧。
綠谷暗自的在心中默默的想到。

這是從小到大,綠谷出久面對的事實。
爆豪勝己討厭綠谷出久。

《心出》未定01

*微爆出,之後就是心出。
*OOC確定(#
*ABO設定。
心、爆Alpha,綠谷Omega
*綠谷有個性,但沒進英雄科,進的是普通科。
沒有和歐爾麥特相遇。

——

雄英高校,是許多英雄的誕生地。
許多有名的英雄大部分都從雄英出來的。

綠谷出久,性別男,個性未知。

從小就被當作是『無個性』,又身為是最低階的Omega,所以從小開始就一直被欺負的很慘,其中帶頭欺負最兇的是身為綠谷的幼馴染——爆豪勝己。

爆豪是標準的Alpha,又有相當強大的個性,學習又好。雖然嘴上不饒人,但是卻很容易聚集人群在自己身邊,對於綠谷出久來說是個相當耀眼的太陽。

是的了,綠谷出久喜歡爆豪勝己。

他從小到大一直跟在爆豪身後,希望有一天能與他並肩而行,但是…事情總不會如人所想像的那樣順利。爆豪勝己相當看不起綠谷出久,從覺醒個性後,爆豪就更高高在上了,對於綠谷的欺負也是變本加厲,且在知道綠谷化分成為Omega後,嘲諷則是一天比一天過分。

如今,綠谷為了自己的夢想,成功考上了雄英的普通科,他沒去跟爆豪勝己競爭,因為在雄英的英雄科考試是直接落敗。

他改考了普通科和支援科,雖然兩個都能上,但是綠谷再三思考後,還是選擇了普通科,因為在普通科表現好,說不定還有轉到英雄科,即便希望渺茫,他也想去嘗試,想向爆豪證明自己能做到。

綠谷出久有些猶豫的站在普通科教室門前,聽著教室內歡快的談笑聲,他有些退卻了,真的能好好的交到朋友嗎?一直生活在爆豪勝己給的陰影底下,導致綠谷從來沒有好好交過朋友,從小到大唯一和綠谷有交流的就只有爆豪而已,對於綠谷來說,爆豪就像他的全世界。

“那個,擋到路了。沒有要進去就借過。”

一隻手搭上綠谷的肩膀,讓綠谷嚇了一跳,急忙讓開讓後面的人過去,也順勢看看後面的人是誰。

這個人……他有印象,好像是叫心操來著?

“抱、抱歉,你是心操同學…對吧?”

綠谷有些膽怯的問道,但是那個叫心操的人卻沒有回話,僅僅只是點了點頭,就進了教室。綠谷出久呆呆的愣在原地,感覺都不好相處阿……

綠谷嘆了口氣,跟著心操的腳步進了教室。
這次他要靠自己了,好好的交上幾個朋友,在努力鍛鍊自己,拿出一個好成績讓小勝看看!!

心操進了教室,就習慣的坐在位子上一語不發,就怕別人知道自己的個性後又閒言閒語,雖然他已經習慣了。
但是剛剛在門口的那個人,他有印象,因為他也有報考英雄科的考試,可是經過他身邊的時候卻有一股淡淡的花香,那聞起來很像Omega。

可他記得……那人在介紹自己的時候可是說了Beta來著?

——

嗯,挖坑自己填,除了歐叔以外,心操也是我蠻喜歡的角色。
不過all出我都吃啦wwwww
這次會以心操路線為主,爆豪大概就出現一點點(被炸#

不過我有點命題障礙,等我想到了在補上去吧23333

《胜出》偶然03

※无个性世界。(重点!)
※两人都已成年。
※微上耳。
※如有撞梗,非常抱歉><

爆豪早早的就来到了工作地点,一进到访谈室就有工作人员迎了上来:「是爆豪胜己先生吧?上鸣先生说另一个人还要等等才会来,要不您先在一旁休息吧?」

爆豪点了点头,一语不发的坐到了一旁的休息椅上,他也是临时接到通知的,上鸣仅仅只希望他能来帮忙,也没再透漏多少讯息了。

约莫过了快五分钟——
上鸣才迟迟的出现在访谈室内,身后还跟着一个带着绿色兔子面具,身穿天蓝色衬衫的人。

“呀——抱歉抱歉,他路上堵车了!”上鸣略带歉意的向工作人员说道,目光看向了坐在一旁的爆豪,有些高兴的走到爆豪身边搭上了他的肩膀:「唷!爆豪,你来啦!来来,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最近在网路正红的人偶,他的曲子可好听了!」

听见上鸣这样说,爆豪把目光瞥向了感觉有些畏缩的人,赤红色的双眼审视了一下眼前的人,昨天半夜才看过的人今天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他嘴角微微勾起,向眼前的人伸出了手——

“爆豪,爆豪胜己。”

眼前的人象是吓到一样,握上了爆豪的手,声音有些小的回应了爆豪。

“人偶,请、请多指教。”

看见对方的回应,爆豪似乎更加确定了眼前的人的身份。

访谈开始了,爆豪和上鸣仅仅只是在一旁看着,并没有参与到访谈里面,爆豪双手环胸,瞥了眼站在一旁的上鸣。

“喂,白癡脸,你是知道的吧?”

“嗯?知道什么?你是说知道人偶就是绿谷同学吗?是的唷,我知道。这也是我叫你来的原因。爆豪我们都很清楚,为何不坦然面对绿谷呢?”

“啊?你他妈在说什么屁话?我为什么要坦然面对他?我对他没什么好说的。”爆豪皱起了眉头,恶狠狠的瞪了身旁的上鸣。

“好吧好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也没办法。但是呢……轰君最近可是跟绿谷很要好喔。”当然,那是骗人的,上鸣说这些只是想刺激爆豪。

听到上鸣的话,爆豪不自觉的望向了和主持人在访谈室的人,和那个死阴阳脸……很好?
虽然看不清戴着面具的绿谷是什么表情,但隐约能感觉到绿谷似有似无的往爆豪这边瞄,爆豪咂了咂嘴,不得不说上鸣这句话引起了他的嫉妒。

绿谷很紧张,说到底为什么小胜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戴着面具的关系,他可以偷瞄爆豪,许久不见感觉又长高了?而且感觉……感觉更加有男人味了……?

想到这个绿谷一下就脸红了,他在心裏暗想还好有面具遮着,不然他一定会害羞到挖洞躲起来的。

“那个……不好意思?”主持看着绿谷有些心不在焉,感觉好象在发呆?

“阿,抱歉,稍微走神了!”绿谷回过神看了下坐在自己旁边的主持,不禁窘迫了起来,都忘了还在访谈呢。

“那么…人偶君?当初您为什么会走上网路作曲这条路呢?”

“欸?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是因为我想站在崇拜的人身边吧?想让他认可我,想和他一起看着同样的目标,我不想只是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了“

“那,这个重要的人是人偶君你的家属吗?“

“不,不是喔。他是我的幼驯染。”

”这样啊,感觉你们很要好呢。”

“要好吗?我也不清楚,我总感觉自己就象单方面的缠着他”

绿谷干笑几声,伸手挠挠自己的脸颊,是的,他一点也清楚小胜心里的想法,一切都是他自己擅自加诸上去的,他从来不知道小胜的真心。

“那么人偶君有曾经为他过曲子吗?”

“有阿。在高中毕业前夕吧。我藏了很久才下定决心送出去的,虽然对方收下了,可是我们也没有再见过面了。”

就连那个乐谱还在不在都不清楚了……
也许已经丢掉了吧?毕竟小胜看起来一直都很讨厌他。

之后,主持再问了几个问题后,访谈就结束了。
绿谷笑着和主持道谢后,就准备离开访谈室,谁知道前脚刚跨出去,就遇到了在门口赌人的爆豪胜己。

“废久。”
“啊…哈哈、好久不见了,小胜”

谁知道走出来就会遇到爆豪,要是早知道这样他就在里面多待一会儿了。

“我们来叙叙旧吧。”
爆豪皮笑肉不笑的抓起了绿谷的手腕,就是不容许对方再次跑掉,这次他不会在放手了。

(试写)假设合宿那天被抓走的是绿谷——

其实只是想试写看看,要是当时的目标是绿谷而不是爆豪的话,那结果会如何?

想了想,因为绿谷和欧尔麦特的关系最要好,所以死柄木弔就想抓着这个机会来重伤欧尔麦特,再加上绿谷的素质也不错(虽然可能比不上爆豪就是了),但是对于敌联盟来说也是一大助力。

以下开始——

绿谷出久,被敌联盟带走了。
如今,下落不明。
已经整整三个月了,敌联盟在带走绿谷出久后就换了根据地。

在今天,雄英接到了一段视频,指名要给欧尔麦特的,那视频的主角是……——绿谷出久。

欧尔麦特点开了那署名给他的视频,影片一开始,就是绿谷出久坐在一张椅子上,看起来没有外伤,感觉就跟平时的他是一样的。

但是绿谷出久的双眼,是死的。
有什么差别呢?三个月前的绿谷眼中是带着热情,是生气勃勃的。而如今却象个已死之人的眼睛一样,死气沉沉。

“No.1的英雄欧尔麦特,你看到了吗?你心爱的弟子变成这样了呢。”

声音一出,欧尔麦特马上就知道是谁了,死柄木弔出现在了视频中,就站在绿谷的身后,四指捏起绿谷的脸颊,但绿谷却毫无反应。

“想夺回他吗?那就来找我吧。”
死柄木在欧尔麦特的注视下,张嘴舔了绿谷的脸颊,对着镜头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视频就这样结束了,很短却令人愤怒。

相泽比谁都清楚,绿谷出久对于欧尔麦特的重要性,也清楚欧尔麦特这三个月来的努力,但在怎么说,至少人还是活着的不是吗?

当然,相泽还有另一个想法。

那个视频说不定是预留下来的,而人难保是不是还活着而已,只是想让欧尔麦特以为人还活着罢了。

嗯———我沒梗了XDDD
只是想试写看看而已,虽然有想到后面的剧情,但是写不下去,在写下去坑会越挖越多的。

顺带一提,如果真的写下去了大概会是欧叔×出久
真的真的很喜欢欧尔麦特♡

不过让我写下去大概是刀吧(#

《试写》敌对。

>OOC!
>黑久出没!
老实说看了很多黑久的文,害我有点蠢蠢欲动(#
>CP未定。(我也很喜欢死出啊……超级犹豫
>时间线定在出久13岁,被死柄木看上并带走
>复数个性,之后有开坑会一一出现。

—————

在13岁那年暑假,绿谷出久失蹤了。

失蹤了整整3年。

对于爆豪胜己来说,绿谷出久只是一个会给人找麻烦又自不量力的无个性废物而已,但当他从他母亲那边听见绿谷失蹤的这个消息时,心里还是冷不防的扎了一下。

他却装作毫不在意的说道:「或许那个废久只是找地方躲起来而已,我才不想管他」
谁知道老天偏爱和他作对,绿谷这失蹤就是整整3年,毫无音讯。

直到爆豪胜己准备去赴考雄英的那天,在大门口遇见了那整整3年不见蹤影的人,绿谷出久就好端端的站在大门口,与爆豪对视。

爆豪正想冲上前去抓住对方,不料他却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绿谷一步一步的朝他走来,爆豪突然觉得他不一样了,他总感觉眼前的绿谷出久已经不是以前他所知道的那个成天跟在他后头的人了。

「好久不见啊,小胜。」

绿谷出久明明站在他面前,但是他的声音很轻,轻到让爆豪以为自己没听见。

「废久,3年不见胆肥啦?是死去哪了?啊!」

爆豪咬牙切齿的说道,恨不得冲上去把绿谷揍的半死,但是无奈身体动弹不得,做不到,只是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人。

「呵呵。小胜还是没变呢。也许吧,我是死后重生的唷,再也不是你认识的那个绿谷出久呢。」

绿谷笑了笑,伸手一个弹指,爆豪一个踉蹌差點跌倒在地。

「所以,我希望你可以不要再来找我麻烦,不然的话……我可不能保证我会做出什么唷。」

————

这里只是先试写看看,也当作个纪录(#

《胜出》偶然02

※无个性世界。(重点!)
※两人都已成年。
※微上耳。
※音乐红人咔×网路作曲久
说是音乐红人,其实也是负责曲子和词,没有露面喔。
※如有撞梗,非常抱歉><

结果,那位神秘的爆心地就只进来了短短的五分钟,就又马上离开了,绿谷看着弹幕内的小粉丝们相当失落,不由得笑了起来。

关了直播以后,绿谷还是有些在意那位叫爆心地的人,便和一位比较熟的小粉丝那拿到了爆心地的直播间的影片。

绿谷看着小粉丝传来的网址,却迟迟不敢点下去,就算真的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个人又如何?他也许不会再见自己,何必自找苦吃呢?

绿谷没办法在接受那个人对他冰冷的态度和眼神了,他也忘不了当初那个人对他的残酷及漠视。

这对他来说,相当心痛。

绿谷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关起了电脑,不愿再去多想,何必热脸去贴冷屁股呢?

他伸了伸懒腰,看了下时钟后,决定先把握仅有的睡眠时间,将这件事抛到脑后,起身走向了自己的床铺,将自己交给了软绵绵的床铺,沉入梦乡。

而此刻另一边——

爆豪胜己盯着眼前已经暗掉的电脑萤幕,迟迟无法回神。
就在不久前,他听见了那许久未曾听见的歌声,那一样是令人着迷不已的。

但是爆豪并没有任何想要和绿谷在有牵扯的念头,虽然不得不说,和绿谷断开联系后,他一直过的很不安稳,那个老是在他身后叫着自己的人,如今不会在去看着他了。

他只感到一阵厌烦。

说什么很喜欢自己?狗屁吧。
自说自话的离开了,原来他对他的感情只有这样?

爆豪很气,但他也知道绿谷为什么会离开的原因,绿谷待在自己身边够久了,没有正视感情的是他,是爆豪胜己。
他迟迟不去面对自己的感情,因为他觉得绿谷不会离开,也可能就是因为这样的念头,才让绿谷从他的世界消失了吧?毕竟谁会执着于一个得不到回应的感情呢?

爆豪挠挠头,叹了口气,拿起放在桌面上反盖的木制相框,少有的带着温柔的神情看着相框上的合照,爆豪下定决心。

这次,他会将绿谷再次带回自己的身边。

绿谷起床的时候,已经接近快下午3点了。
他起来的时候手机正不断的嗡嗡作响,吓得绿谷赶紧接起了电话。

“喂喂?绿谷吗?你终于接电话了!”是上鸣。

“上鸣君?抱歉,昨天熬夜了。怎么了吗?”绿谷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着,不知为何对方好象很着急。

“哎呀!绿谷你忘了吗?今天要访谈啊!明明前天才和你说过的!”上鸣听起来简直要被绿谷给打败了,他气急败坏的叫着。

“访谈……?啊!抱歉抱歉!我太入迷在新的曲子了!我马上过去!”绿谷听见上鸣这样说,看向了放在电脑桌的小型日历,突然想起了这回事。

“好好,你快点啊,我在帮你争取时间……”上鸣说完便挂了电话。

而绿谷则是急忙的梳洗完,整理必备的东西,赶紧出门了,而他不知道的是,这次的访谈,他所想的人也会出现。

——
爆料一下,上鸣是知道绿谷喜欢爆豪,而也知道爆豪在直播时用的名字。

上鸣在这里比较偏向助攻的位置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