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季雨濛濛

灣家人/文渣/挖坑填不完ヽ(*。>Д<)o゜

大愛我的英雄學院/哈利波特/冰上的尤里

不擅長與人互動,更文時快時慢。

我這人就特別蠢,不太會講話,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歐出/死出》被拋棄之人05(重製版)

*OOC!

*還沒決定HE或BE

*黑久出沒!

*CP歐出及死出。

團寵出久,各種意義上都是(在敵聯盟也是。

有點渡過章,下篇大概還會是小久主場,不然就是弔哥主場。

—————



和歐爾麥特對峙到一半的綠谷,完全沒注意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後的傳送門,就被一隻伸出來的手給大力的向後扯去,由於他來不及反應,後腦袋硬生生的撞上了一個溫熱的胸膛,臉上的面具也被人給扯了下來,隨後迎接他的是……

一雙死命捏住他臉頰的手。



“好痛好痛好痛啊!對不起啦!別捏了!”綠谷這才看清了自己早已回到了據點,而身後用四指捏著自己臉頰的人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死柄木弔。

“我是不是說過不能擅自行動!”死柄木簡直氣炸了,捏著綠谷的軟臉就往兩邊扯,絲毫不理他淚眼汪汪的樣子,“窩吃到搓了!癟餒了嘛!(我知道錯了!別捏了嘛!)”綠谷一點也不敢掙扎,因為一掙扎臉頰就會疼痛,讓他動也不敢動,眼淚就擅自的從眼眶滑落。



“……不準有下次。”

死柄木看到綠谷開始哭了,最終還是鬆了手,該死的心軟。



得以掙脫的綠谷迅速竄到了破舊的沙發旁,一手摸著被捏到通紅的臉頰,一手將臉上的淚珠給擦乾淨,隨後注意到了一旁的電視正播報著剛剛自己弄出來的事件。

現正為您報導的是位於XX街所發生的事件,主謀依舊是我們最大的敵人--敵聯盟所犯下的無差別襲擊。即便英雄及時趕到,卻還是死傷慘重,街道也被摧毀的殘破不堪。要是連英雄都無法將他們繩之以法,那還有誰能做到---



啪嚓---

電視電視被被關了起來。

綠谷看向了死柄木,而死柄木也正盯著他瞧,那眼神相當不悅,綠谷突然發覺對方很可能要開始逼問自己了。

“說吧。為什麼自己擅自行動?”

“……”



綠谷咬緊嘴唇,不太想將理由給說出來,這理由太過幼稚、不理智,因為自己的一絲雜念,極有可能會讓整個敵聯盟陷入困境,這真的相當不值得。

“算了吧,死柄木。”

在一旁的黑霧還是出聲阻止死柄會繼續逼問的念頭,轉頭對著正在當木頭人的綠谷說:“綠谷,你先回去休息吧。”

得到許可的綠谷一溜煙的就跑開了,死柄木則是滿腔的怒氣無處可發,踹了一腳木製吧檯後就坐了下來,一言不發,也不和放了綠谷的黑霧說話,獨自一個人生著悶氣。

黑霧看著這樣的死柄木心裡感覺相當複雜。



在USJ事件時,死柄木弔這個人可還是一個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毫無想法的人,卻因為一個少年改變了那麼多?說起來真的很不可思議,人能因為一個人變好甚至是變壞,這大概是他一直無法理解的。

也難怪AFO會贊同把綠谷出久拐到這邊來,看他墮入深淵、讓他從純白染成漆黑,就是因為綠谷出久會是改變死柄木的最大關鍵,而且綠谷也是對英雄們的一大危險,憑藉著那精明的腦袋以及洞悉英雄的思想,是上等的棋子。



黑霧想到這不禁相當佩服。

那位先生……可真是厲害。

為了讓自己的徒弟成長茁壯,成為一顆好苗可真是枉費很多心力呢。






《歐出/死出》被拋棄之人04(重製版)

*OOC!
*還沒決定HE或BE
*黑久出沒!
*CP歐出及死出。
團寵出久,各種意義上都是(在敵聯盟也是。

—————

腦無在街上持續的破壞,算一算時間也將近十來分了,在附近駐守的英雄們也陸陸續續的趕到,正急忙疏散民眾以及制止腦無大規模的破壞。


“喂!那邊還有民眾!優先將民眾帶離!”
“哇啊啊!前輩!我撐不住了!”
“可惡……就沒有其他的英雄要來支援了嗎!”

綠谷坐在屋頂上俯視著英雄們忙得焦頭爛額的模樣,不禁笑了出來,彷彿在看一齣搞笑劇,看著飾演英雄的演員們為了那些民眾辛苦的抵擋著腦無的襲擊,但事後被責怪的也只會是英雄。

“不安吧?緊張吧?害怕吧?是不是感到很無助呢?是不是期望有人來拯救呢?這種感覺就和我一樣……咦?”

綠谷出久喃喃自語的垂下了頭,露出了有些疑惑的表情,為什麼會覺得特別難受呢?為什麼會期盼著有誰能來拯救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情呢?

好奇怪……


但這個問題只在綠谷腦中停留了一瞬,卻又馬上的消逝無蹤,眼看時間也差不多了,腦無們也幾乎都被鎮壓完畢,綠谷看了看手腕上的錶,在心裡隨著秒針的移動開始倒數著。

3──2──1──


長針指向12的同時,炸彈也照時起爆,原本被毀壞差不多的建築物也承受不住爆炸的威力而開始倒塌,原本做為安置民眾的急救站也遭受了爆炸的波及,以致災情更加嚴重。

綠谷見事情已經發展至此也沒打算再繼續加重災情,當他正準備轉身離去的時候,卻發現了自己身後站了一個男人,而且離自己只有不到十步的距離。

綠谷回頭看了看後面,已經沒有退路了,男人也似乎沒有要逼近自己的意思,不過這也沒有讓綠谷放下戒心,腦中也思考著下一步該怎麼走、該怎麼做才是最好。

兩人都沒有想要開口的意思,只是直勾勾的盯著對方看,男人的臉在電視上、雜誌、海報,甚至任何地方都能看見,只是相較起來好像消瘦了不少?看起來逐漸衰退的傳聞並不是假的。

“沒想到我這種小人物也能讓您來找我呢。怎麼樣,這個場景是不是很棒?是我一手造成的唷!”

綠谷笑著張開了手,底下的街道一片狼藉,全部都是出自於他的傑作,雖然自己跟著敵聯盟以這個樣子出現在大眾面前許多次,只是沒想到這次會讓他直接碰上英雄中的第一

───歐爾麥特。


但是歐爾麥特並沒有回話,只是一直盯著綠谷瞧,面無表情的樣子讓了綠谷感到十分無趣,嘆了口氣把手放下,繼續陪男人乾瞪眼。

一個月,整整一個月。這些時間內歐爾麥特一直很愧疚,他知道自己並不能所有人都拯救,但是卻連自己最親密的徒弟都拯救不了,那他到底算什麼英雄?

而且明明清楚自己的徒弟就在眼前了,但他們面前已經有了深深的鴻溝,跨不過去也沒辦法把對方拉回來。要怎麼做才好?要怎麼做才能讓對方會想起來?


歐爾麥特對此束手無策。

第一次覺得如此的無助,第一次覺得如此挫敗。

第一次覺得……自己如此的不配當英雄。

又是敏感詞!!!
到底標準在哪QAQ

這章目前就這樣,不過不可能到這裏就結束的。

《歐出/死出》被拋棄之人02(重製版)

*OOC!
*還沒決定HE或BE
*黑久出沒!
*CP歐出及死出。
團寵出久,各種意義上都是(在敵聯盟也是。
私設很多,之後會用個介紹一一解釋清楚的!

———

當黑霧看到死柄木帶著綠谷出久走出傳送門的時候,他就知道事情已經成功一半了。

為什麼是一半?他們都知道綠谷出久是真心的想要當英雄,並不好動搖他,只是沒想到人心就是如此脆弱,利用他重要的事情稍加偽裝,再將虛偽的視頻擺放在他面前,就如此容易落入黑暗。

“老師,我把綠谷出久帶出來了。”

死柄木將綠谷安置在一旁的沙發上,轉身面對了牆上的螢幕,在一旁觀望的黑霧其實心裡有些難以言喻,經歷了那麼多的事件,USJ的敗筆以及英雄殺手的事件都讓死柄木有所成長,只是沒想到讓死柄木成長最多的是眼前的男孩,他也忘不了死柄木頭一次和那位先生的要求,而且那位先生是一直很溺愛徒弟的,所以才會答應了死柄木的要求。

“黑霧,把他帶進來。”

“是的。”

黑霧看了眼乖順的坐在沙發上頭的男孩,離開了吧檯走到了男孩身旁,啟動了傳送門將兩人傳送到了AFO所在的房間,不過黑霧僅僅只是作為一個引路人而已,所以人一到送房間內,黑霧就馬上離開了。

黑霧回來後發現死柄木正坐在沙發上盯著已經暗下去的螢幕,臉色並不太好看,畢竟接下來的事情只要一步有錯,綠谷有可能就會成為腦無那樣子,所以死柄木在擔心些什麼黑霧也很清楚。

“死柄木,相信先生吧。會沒事的。”

死柄木並沒有回應黑霧的這句話,他比誰都相信他的老師,只是怕綠谷撐不下去罷了,不過撐不下去那也就算了,假設真的失敗了,那就讓綠谷成為他的玩具就好,一直一直陪著他,誰也奪不走。
 

等黑霧在從AFO那邊將昏迷的綠谷帶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死柄木就坐在吧檯邊,當黑霧抱著臉色慘白、不省人事的綠谷走出傳送門的時候,死柄木幾乎是跳著起來湊了上去,像維護珍寶一樣小心翼翼的將綠谷抱到自己懷中。

“先生說成功了。讓他好好休息就行了。”

黑霧向死柄木傳達AFO所說的話,雖然只有短短一句話,但黑霧看得出來死柄木相當高興,一句話也沒說,就帶著綠谷回去了房間,啊啊……夢寐以求的人終於要成為自己的人了。

綠谷出久感覺做了個夢,迷迷糊糊的夢見了很多東西,可是卻什麼也看不清楚,下意識的……他認為那些畫面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他覺得要是錯過了就一定再也找不回來了,但是他看不清也無法將它們記起來,就只能這樣無助看著畫面一閃而過,最後在畫面的最後,綠谷看見了一個金髮的背影,然後那個背影就這樣消逝在綠谷的心中。

“……?”

等綠谷在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熟睡的臉龐,綠谷嚇得蹭一下的坐了起來,環顧四周卻對這裡一點印象也沒有,甚至……他連自己是誰都不記得,而且身邊的人又是誰?

“醒來了?”

聽到聲音,綠谷嚇了一跳,轉頭去看躺在身邊的人,對方好像是被自己吵了起來,只見那個人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隨後就一直盯著他看了。

“那個……這裡是哪裡?你是誰?我……又是誰?”

綠谷有些緊張的開口詢問,希望能從眼前的人身上得到一些答案,可那人沒有任何反應,而是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容,綠谷感覺到那人的眼中的高興表露無遺,讓綠谷有些心慌,但他接下來所說的話卻讓綠谷震驚到無法自拔。

然而這些話也確定了綠谷之後的生活。

----------------
第二章努力生出來了。

如果對這章有什麼疑惑的可以提出來 (≧ω≦)
也歡迎大家留言詢問喔!

之後可能會考慮認真打一個介紹,因為我發現可能有些設定要通過介紹來說。

惊天巨糖

我居然!!!沒仔細看到!!!!!

deku是世界的珍宝:

大家好,心出女孩过年了呜呜呜呜


看着就像初期的轰君这句话......让我有种神奇的预感(摸下巴)


药石无医:



给大家欣赏一下这是什么惊天巨糖


 



 


什么,你说你还没有看见惊天巨糖?我再给你扣一下


 



 


看看心操眼睛有什么!他刚才说的什么话!还有心操的真香警告!


 


堪比轰出的个性婚姻,胜出的咬对话框啊!


 


我的大宝贝@kamennn 眼睛太尖了啦!服了!


《歐出/死出》被拋棄之人01(重製版)

*OOC!
*還沒決定HE或BE
*黑久出沒!
*CP歐出以及死出。
團寵出久,各種意義上都是(在敵聯盟也是。

———

失去重要之人會是什麼樣的心情?明明有能力卻無法觸及到,明明有能力卻連自己重要的人也守護不了……那種無力感一定是最令人痛心的吧?

 
綠谷出久是被冷醒的。

他環顧了四周,灰色的牆壁、被封閉的窗戶、死鎖的大門……一切從他睡著到醒來都一模一樣,也不知道自己被帶來多久,個性也被腳上的特殊鐵環給抑制住了,想打穿牆壁逃出去也不行,鐵環冰冷刺骨,但卻比不上心寒。

究竟過了多久?為什麼都沒有人來搭救自己?

綠谷逼迫自己不要再去想,過得了一天算一天,只要自己還抱有希望就一定能撐到救援來臨。

綠谷雙手抱著腿靠坐在牆邊,試圖能從這樣獲取一些暖意,他不禁有些埋怨,敵聯盟抓他過來就是為了要冷死他嗎?這難道是什麼新的酷刑嗎?綠谷有些憤怒的在腦海中將死柄木弔揍的滿頭包。

才剛想完,在綠谷腦海中被暴揍一頓的死柄木弔就端著食物從一團黑霧中出現了,當然看見死柄木後綠谷直接轉了個身面向牆壁不想理會死柄木。

“唷,小英雄。還在鬧彆扭嗎?該妥協了吧?”

死柄木對綠谷這樣賭氣的行為並沒有多說什麼,看來綠谷還是不想面對現實呢。不過也沒關係,還有時間的,而且人不是一直都抱著希望。

“我說過了,我不會答應加入你們,更不會妥協。你乾脆殺了我比較快。”

綠谷悶悶的聲音自牆角傳出,死柄木每次來都是這樣,每次都勸自己放棄,不過……其實綠谷很清楚自己也開始在疑惑為什麼沒人來解救自己了。

“那麼固執對你也沒好處不是嗎?英雄就是這樣,你對他們有什麼好處呢?他們現在也沒在關心你了,不然怎麼不來救你呢?綠谷出久沒有人會在乎你,我們是一夥的。是被世界遺忘的。”

死柄木弔的話語就像鬼魅一樣圍繞在綠谷那漸漸被魅惑的心上,是啊……歐爾麥特要是真的在乎自己,那為什麼不來找他呢?綠谷將頭埋進雙臂之間,眼眶熱熱的卻硬撐著自己不讓眼淚掉下來,要是……要是他說的都是真的呢?但是OFA還在自己身上,歐爾麥特一定不可能放棄自己的吧?

“不要掙扎了小英雄,你還不相信我的話嗎?還是我讓你看看現實的殘酷?”

死柄木拿出了一同帶進來的小平板,隨手點了一個影片開始播放,裡頭傳出的吵鬧聲是綠谷出久最熟悉的、班上同學的笑罵聲和他從小到大最常聽到的爽朗笑聲,綠谷還是有些不敢置信,抬起頭往死柄木的方向看去……

平板裡播放的影片簡直刺痛了綠谷出久的眼和逐漸脆弱的心靈,螢幕上播放的是歐爾麥特和自己班上同學有說有笑的樣子,就好像……就好像真的一點也不在乎他一樣,死柄木滿意的看著綠谷原本還帶有一絲希望之火的眼睛慢慢的黯淡了下去。

“看啊,綠谷出久。你的同學們,你最敬愛的英雄,在你失蹤之後和能有說有笑,一點也不在乎你呢。那你為什麼要如此耿耿於懷呢?都讓他們下地獄吧。讓我們合作吧,我不會拋棄你的。”

宛如惡魔的低語,死柄木放下了平板,朝著綠谷伸出手,就像AFO先前對他做的事情一樣,朝著沒入絕望的人伸出了援手,帶有魅惑一樣的話語不斷的向眼前的人洗腦著,就差一步了,現在就等著綠谷出久的決定。

自己到底在堅持什麼呢?苦苦的等著那不可能來臨的救援,原來少了自己……歐爾麥特也能笑出來嗎?原來……原來自己是不被需要的棄子嗎?

雜亂的想法襲擊了綠谷的腦袋,再加上那影片的畫面讓綠谷已經無法再去思考。

死柄木弔就這樣看著綠谷出久緩緩的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綠谷原以為死柄木弔的手會是冰冷的,只是沒想到此時此刻最讓他感受到溫暖的……就是死柄木朝他伸出的那隻手。

手掌心的暖意沿著綠谷的手傳遞到了綠谷寒冷的心中,讓他想到了歐爾麥特曾經也這樣做過,但是一切都不一樣了,自己是棄子,被拋棄的人。

--------------

這是重發版,其實看起來更像新的文了(⊙x⊙;)

悄咪咪的說一下,弔哥的小拇指上有這個抑制個性的手套,然後就是弔哥給小出久看得影片是有催眠功效的。

之後文章都應該會刪掉重來,如果有什麼疑惑的地方可以留言給我知道(ฅ´ω`ฅ)

如果有撞梗很抱歉!

結局依舊不確定喔。

帥到不行!!!!!
期待心操與出久的對決。

新一話出來了!!!!!!
真的是太棒了QQ

這樣就能彌補個性的不足了ヾ(@^▽^@)ノ

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發不出來,到底哪邊的敏感詞啦(。•́︿•̀。)

《心出》未定01(重發版)

*微爆出,之後就是心出。
*OOC確定(#
*ABO設定。
心、爆Alpha,綠谷Omega
*綠谷有個性,但沒進英雄科,進的是普通科。
沒有和歐爾麥特相遇。

——
 
雄英高校,是許多英雄的誕生地。
許多有名的英雄大部分都從雄英出來的。
 
綠谷出久,性別男,個性未知。
 
從小就被當作是『無個性』,又身為是最低階的Omega,所以從小開始就一直被欺負的很慘,其中帶頭欺負最兇的是身為綠谷的幼馴染——爆豪勝己。
 
 
爆豪是標準的Alpha,又有相當強大的個性,學習又好。雖然嘴上不饒人,但是卻很容易聚集人群在自己身邊,對於綠谷出久來說是個相當耀眼的太陽。
 
  
是的,綠谷出久喜歡爆豪勝己。
 
  
他從小到大一直跟在爆豪身後,希望有一天能與他並肩而行,但是……事情總不會如人所想像的那樣順利。爆豪勝己相當看不起綠谷出久,從覺醒個性後,爆豪就更高高在上了,對於綠谷的欺負也是變本加厲,且在知道綠谷化分成為Omega後,嘲諷則是一天比一天過分。
 
 
如今,綠谷為了自己的夢想,他也同樣的去考了雄英,明知自己是Omega,可能在裡頭有許多不便,甚至被人欺負都有可能,但綠谷也不會輕易的放棄。

不過話雖這樣說,但在英雄班科考試的時候,因為緊張加上濃郁的Alpha信息素,讓綠谷整個人都失常了,導致他以零分的成績落敗了英雄科的考試。

他也有報考了普通科,因為在普通科表現好,說不定還有轉到英雄科,即便希望渺茫,他也想去嘗試,想向爆豪證明自己能做到,但他很清楚就算真的做到了,得到的也只是嘲諷。

 
人總是會渴求自己得不到的,明知道沒有結果,還是會一次兩次的去嘗試,即使遍體鱗傷了卻又不會停下,綠谷出久就是一個這樣的人。

不過他自己很清楚,他很累了。

追尋著自己的夢想,也嘗試去追尋對他來說耀眼的那顆星星,換來的是一次次的重摔和冷嘲熱諷。綠谷也決定考上雄英和爆豪證明自己也能行之後,他就要走自己的路了,不再是一味地去看著爆豪的背影,而是靠自己努力爬到和他一樣的位子。

綠谷其實也有很多事沒讓爆豪知道,例如他在10歲那年意外覺醒了特別的個性,雖然還不清楚要怎麼使用,不過綠谷也為此感到開心。也因為這樣的,綠谷在要入學前努力的鍛鍊自己,他已經比別人慢了一步,所以在能努力的方面就絕對不能輸給別人。
 
性別是Omega又如何?這樣也不足以抵擋綠谷前進的腳步,他會成為英雄的。就算沒人看好他,他也會做下去。
 

這是他對自己的承諾,也是他不變的夢想。    
 
 
 
——

這是改寫過得版本。
因為寫到後面發現Bug太多了,所以決定重來。

劇情大致上也許會一樣也有可能會不同。
把這章心操戲份刪掉了,雖然有點不好意思QWQ